砖雕是汉族传统建筑的一种装饰艺术,不然做砖的泥就会把场子粘一个坑

作者:新闻资讯    发布时间:2020-03-19 12:45     浏览次数 :

[返回]

摘要: 【中国建材信息总网】值得一提的是,砖瓦的制作主要由选土、模制、晾晒、烧制、出窑五大部分组成,从最初的选土到烧制而成,古砖瓦要经过30多道工序才能制作而成,全程采用先祖传承的“秦砖汉瓦”做法,纯手工一踏一拍,将每一砖一瓦精心打磨,每道工序和祭祀的背后都有其寓意所在。   “围镇古砖”从最初的选土到烧制而成,古砖瓦要经过30多道工序才能制作而成。通讯员 供图   南方日报讯 (记者/杨溢子 实习生/李冰纯 通讯员/李子良)近日,佛冈县人民政府办公室公布第四批县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名录,围镇古砖瓦制作技艺入选其中。   据当地《刘氏族谱》记载,500多年前,汤塘镇围镇村刘氏始祖刘普振迁址于汤塘镇围镇村,在此繁衍生息、薪火相传。而为了改善居住环境等,刘氏家族先祖的房屋结构由原来“茅茨土阶”变为“木石砖瓦”。其中所运用的砖瓦制作技巧传承了古砖瓦的方砖、条砖、瓦片的制作工艺,至今已有200多年历史。   据了解,“古砖瓦烧制技艺”制作地位于广东省佛冈县汤塘镇围镇路口S354省道旁沿线一带,散落分布6家古砖瓦制作工场。时至今日,刘氏古砖瓦手工艺人制作砖瓦的工艺、流程、烧窑方法,均为秦汉时期遗留下来的传统做法。   围镇村“古砖瓦烧制技艺”一般由3个人完成整个制作流程,第一个人负责从选土开始,接着炼泥坯,到后面的砖瓦制作;第二个人负责成型的砖瓦坯晾晒、光面油刷、存储上架等环节;最后一个人则负责砖瓦的窑制,烧窑过程中对火候的把握和控制要十分到位和灵敏,这个环节至关重要,将决定砖瓦出品质量的优劣。   值得一提的是,砖瓦的制作主要由选土、模制、晾晒、烧制、出窑五大部分组成,从最初的选土到烧制而成,古砖瓦要经过30多道工序才能制作而成,全程采用先祖传承的“秦砖汉瓦”做法,纯手工一踏一拍,将每一砖一瓦精心打磨,每道工序和祭祀的背后都有其寓意所在。   砖瓦的形态基本以四方形呈现,不同的品类其厚度不一,不同的烧制方法呈现出不同的颜色,刘氏族人在传统砖瓦的基础上将粗厚、方大的古代砖瓦形态创造性的改造成符合近现代古建筑所需的大小均衡、厚重恰当的原材料形态,此番改造既传承了古时“成正方形、不偏不歪、正直不阿”的礼制品德,也吸收了近现代建筑造型艺术。窑制出品的砖瓦还具有独特的防潮吸水、抗风化、高强度的功能。

我要发布图片 1图片 2发布日期:2019-06-28 16:06:57来源:古建家园作者:金银错核心提示:山西民居砖雕广泛应用于砖瓦建筑中,主要存在形式有:脊领、影壁、花墙、墀头、门楼等。砖雕是汉族传统建筑的一种装饰艺术,尤其以民间建筑最为花样繁多,是古代汉族建筑雕刻中很重要的一种艺术形式。

图片 3

现在的楼房鳞次栉比的,那都是用一块一块的砖和瓦砌起来的呀。砖瓦是最普通的建筑材料,制作它的原料就是我们脚下的泥土,当人们把一座大楼盖起来的时候,谁不赞美这座大楼的富丽堂皇,但没有人会说砖瓦的功劳。因为它太普通了、太渺小了,而且还被钢筋水泥包裹住了。砖瓦完整的时候,可以砌墙堵漏遮阳挡雨,甚至用来把物体或者我们的脚垫高。它破碎的时候,就会成为人们的绊脚石,它最终的归宿是垃圾堆。砖瓦是最不起眼的,只有把它结合在一起才会成为一堵墙,一座高楼大厦。砖瓦是最普通的,就像我们脚下的泥土。我们的祖先发明了许多制造工艺,古时候的砖瓦埋藏在历史的沉淀里,如果能展示在我们面前,它必是文物无疑。这里要说的砖瓦的手工制做,在以前的农村以烧砖瓦为副业,它也算是乡镇企业的雏形吧。

图片 4

三晋大地,无论是豪华的晋商大院,还是幽雅的民间古宅,—处处古建犹如凝固的音乐,而砖雕则是这音乐中最美妙动人的音符。山西民居砖雕是流传于山西境内的的汉族传统砖雕技艺。

1、

砖和瓦都是用我们脚下的泥土制做的。这种土要求纯净,有粘性,不是任何土都可以制做了的。严格地说,就是土中含有一种叫二氧化硅的化学元素,通过烧结成砖。所以,砖瓦厂一般建在有制做砖瓦的土的地方,而且多的是依山而建,取土、砌窑就方便了。

乌篷船造型的香器,是根据长江渔船设计的。

山西民居砖雕广泛应用于砖瓦建筑中,主要存在形式有:脊领、影壁、花墙、墀头、门楼等。砖雕是汉族传统建筑的一种装饰艺术,尤其以民间建筑最为花样繁多,是古代汉族建筑雕刻中很重要的一种艺术形式。

1975年冬天,我们村发生了一件骇人听闻的大事:

制做砖瓦的工艺并不复杂,但那是很耗力气的活儿。做砖比较简单,可以在露天操作,做瓦是个细活儿,要在简易工棚里操作。无论做砖还是做瓦,先要平整场子。场子大概和两个篮球场一样,要求四面开阔,能晒上太阳。平场子的时候,先要把土碾碎,反复浇水,等水渗到一定的程度,就拉上一个很重的石磙子来回辗轧。场子要求平坦光洁,要时常不停地修整。场子整平后,就撒上一些很细的沙面子,用一个刮板来回刮,就像我们做饭的案板要撒一些泼面一样,不然做砖的泥就会把场子粘一个坑。做砖先和好泥,加水多少全凭经验。和泥用专门的铲子,把一堆泥倒来倒去的,然后用一个铁棍打散,再用铁铲堆起来,反复多次。这样做与我们做饭和面是一个道理,就是增加土的黏性、可塑性。和泥很费力气,干这个活儿不能着急,要柔韧。做砖的时候,有一个模具,也叫“斗子”。有三个格儿,也就是一斗可以做三块砖。做砖的两个人,一个人在齐腰高的木凳子上,把泥团摔在三个格框中,再用一小块儿木板回来刮。格框里多余的泥填在不满的地方,刮平填瓷实以后,另一个人就端去倒在场子上,倒得多了,一行一行的,整整齐齐的,很是好看。做砖的关键在和泥,水多了,团不到一起,没有粘度,水少了,泥团干费劲不说,让太阳一晒就裂开了。倒在场子里的砖让太阳得能拿得起来的时候,就码在一起,用木板拍打左右和上面,下面不用拍打的,因为场子是平的。然后摞成半人高的墙,在太阳的照射下继续风干,遇到雨天,在砖墙上苫一些瓦就行了,直到装窑。

图片 5

图片 6

几个生产队烧窑工在村东岗烧窑,一窑砖烧到最后,该洇窑了,烧窑工把火封好,窑顶封上厚厚的土,加上水开始洇窑。

前面说过做瓦是细活儿。做瓦在简易的工棚里,因为瓦对泥土的要求很高。做瓦用的土要提前五六天用水泡,也就是沤土。和泥和做砖的步骤一样,两个做瓦的人赤脚在泥上踏来踏去,用铲子码起来,再揉倒踩踏,不知要反复多少次。泥的柔性要达到在泥上面洒水淌下来,而不是渗进去。泥和好用铲子码成一定尺寸的墙,用的时候是一个有钢丝的“等子”一层一层的剥离。做瓦的工棚就是在一堵墙上凿一个小洞,安上做瓦的轮盘就行了。做瓦除轮盘以外,还有一个模具叫“扎子”,圆柱形的,很像农村人的瓦罐,所以把提“扎子”的叫提“罐罐”。一般都是师傅才能站在转盘前操作,做瓦的时候,提“罐罐”的人把扎子套在轮盘的轴上。站在轮盘上的人用“等子”把切下来的一块泥片贴在扎子上,然后双手各持一个“瓦”形的有条纹的木板轻轻拍打,拍打的过程轮也在转动,到拍打实后,用一根上面有钢针和瓦一样长的棍子在转盘上把多余的泥划出扔掉。提“罐罐”的人把扎子从转盘上拔出,慢跑提到场子上放下,“罐罐”内侧有一个衬布,慢慢褪下来,套在扎子上,再插在转盘上继续做另一个。放在场子上的“罐罐”晒得硬实了,就用分针划三条直线,也就是说一个“罐罐”能做出四页瓦来。瓦容易破碎,制做过程要细心,轻拿轻放,晾晒天数比砖要多得多。晒的时候把“罐罐”摞在一行行,但不宜过高,遇上下雨天要赶紧搬进室内,不然就成一摊泥了。“罐罐”晒干以后,做瓦的人用手轻轻一敲,四页瓦就自然分开,码在一起就是了。做瓦的人要动作熟练,提“罐罐”的人要手脚麻利,相互配合,这样才能出活儿。

廖桦设计的青瓦花瓶

无雕不成屋,有刻斯为贵。“清徐砖雕”作为山西民居砖雕的代表入选“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作为建筑的重要装饰艺术,由精湛的技艺、深厚的文化内涵、独特的艺术手法熔铸而成,其独特的民俗特色配合传统文化手工技艺,演绎游弋于青砖上的“硬花活”,清新质朴而又巧夺天工。

洇窑的时候几个人感觉没事就躺窑洞睡觉,睡至半夜,洇窑水不小心打漏,窑顶又没人值守,洇窑水从窑顶快速流下来,流经窑内层层红彤彤的砖摞,早已把流水烧成了沸腾的铁水,化成巨大的热浪冲破封死的烧火炉,从窑洞口喷涌而出。

做砖做瓦都是阳光下的工程,没有太阳的功劳,泥土是不会变成砖瓦的。

图片 7

山西清徐砖雕历史悠久,载负着各个时代不同的文化传承,也留下了不同的时代烙印。在清徐境内都沟新石器遗址、马峪谷文化遗址中,相继出土了大量灰陶、黑陶和彩陶。经专家鉴定,这些陶器概属仰韶文化,说明早在夏商之前,清徐先民已经掌握制陶烧砖技艺。

窑洞内七个人除最外面一人及时发现侥幸逃生外,其余六人还没反应过来已被热浪吞噬,每人除了耳朵孔、腋下一点皮肤尚存,其他全部严重烧伤,烧伤面积都在95%以上,现场惨不忍睹。

烧砖的窑一般是依崖壁而建,这样可以减少动土量。窑的形状大体上和“罐”一样的,有大有小,大的可以装十多万块砖,小的装几万块。窑的正门是六七米深的隧道,最里面就是炉膛了,窑的中间还有一个或者两个偏门,用于装砖和出砖的通道,窑顶是圆形的,有一个直径一米左右的圆孔叫“窑眼”,同样是装砖和出砖的通道;四周有几个直通窑底的烟囱,也是通风道。正门和偏门顶都是半圆的,正门宽敞偏门窄小,正门可以进去一辆架子车,偏门能进出人都可以了。

筷子架

砖雕对整座建筑起着点题作用,不仅突显着户主的身份和意趣爱好,也载负着各个时代不同的文化传承,留下了时代深深的烙印。古建筑修复对于脊领、影壁、花墙门楼等砖雕的市场需求量仍然很大。

一人当场烧死,一人赤身狂奔至家门口,看到家人开门,旋即倒地。敲门倒地处,肉皮尽掉,没过一会儿即一命呜呼。

烧窑有装窑、烧窑、炝窑、饮窑、出窑五个步骤。装窑就是把晒干的砖坯子和瓦运到窑内,为了方便,不用运输工具。而是把砖摞在一起用绳子背,每次背20页,到窑内就由师傅按要求码放了。装窑的师傅是有技术的,不是随便就能做的,开始装的时候,在窑底要铺一层细煤,然后用砖支“腿子”,“腿子”的缝隙很宽,便于吸风。“腿子”上就可以码放砖了,码放有图案,一层一层的,一直装到窑顶。要是烧瓦,码放在砖上就行。窑装满了,就用泥将偏门和窑眼封闭,各留一个通气的小孔。正门的炉膛点火的时候,先铺上一层麦草、木块等易燃物,然后在填进渣炭点火就开始烧窑了。烧窑由两个人分白班夜班轮流做,要保持膛内的火势不断,温度要保持在1000度左右,隔一定的时间填炭、掏灰。大概要烧10天左右,是否烧好了由师傅决定。窑烧好接着就是炝窑,也叫“捂窑”,把偏门和窑眼再用泥抹一遍,把通气孔封死,不留一点儿缝隙。再用大块炭把炉膛内填满,然后炉口和出灰仓全部用泥封闭。这时候,窑顶的烟囱浓烟滚滚,说明这窑砖基本烧成了。过两三天就开始饮窑了,也就是对窑内的温度慢慢冷却,在窑顶做一个水池子,让水慢慢地渗下去。开始的时候人工担水,以后就用水泵抽水了。如果不饮窑,让窑自然冷却,出的砖就是红砖了,但窑内装瓦的时候必须饮窑,因为饮窑后出来的砖瓦瓦蓝瓦蓝的。出窑是最后一道工序,也是用人工背,不过瓦是端出来的。

图片 8

图片 9

其余四人,在县里申请调直升机由于无处落地未果,调救护车拉至驻马店烧伤医院,两人路上咽气,另外两人也在三天内相继离世。

做砖和烧窑是很辛苦的活儿,都要头顶烈日满身流汗进行。尤其是背砖,有点儿原始和残酷。一百多斤重的砖块驮在脊背上,来回要走多少趟,装到窑顶的时候背砖还要爬坡。出窑的时候温度很高,背砖满脸是汗水煤灰,和下井的人没有两样。砖烧熟了,棱角锋利,要是不小心,碰手砸脚流血时常发生。只是这些为生活而劳作的农民,对这些苦和累是不在活下的。

杯垫

砖雕成品之所以能经受数百年的日晒雨淋,是因为它是经过复杂的工艺流程制作而成的。砖雕从原料的选取到全部工序完成要经过30多个环节。首先是要烧制出青砖。从原料的选取到出窑,要经过选土、制泥、制模、脱坯、凉坯、入窑、看火、上水、出窑九道工序,烧制砖的窑体积非常小,据说是为了“好看火、易操作、出好货”。烧砖时一般不用“大火”,初点窑用的是“小火”,行话称其为“热窑”。

在我充斥着美好的童年记忆里,这一直是个最为惊栗的存在,总以为只是传说般的“别人家的故事”,却突然听父亲说:当时,他也是烧窑工的一员!

以前这种手工做砖瓦的作坊现在没有了,代替的是机械制做,而且那种“罐”式的土窑也被淘汰了。新出现的隧道窑,吞砖量大,省煤,装窑出窑都用运输工具,解放了大量的劳动力。还有的大型砖瓦厂不受天气的限制,有烘干设施,形成大规模的生产线。

这个川美美女研究生设计的时尚家居用品很特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