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全球应对气候变化的重要参与者,中国致力于应对气候变化和低碳经济发展

作者:新闻资讯    发布时间:2020-04-11 14:42     浏览次数 :

[返回]

摘要: 在结束首脑级会议之后的12月1日,巴黎气候变化大会启动了由各国谈判代表参加的旨在构建2020年以后的新框架的正式谈判。随着约150个国家表明致力于应对气候变化问题,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等各国立场再次被推上前台。   在结束首脑级会议之后的12月1日,巴黎气候变化大会启动了由各国谈判代表参加的旨在构建2020年以后的新框架的正式谈判。随着约150个国家表明致力于应对气候变化问题,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等各国立场再次被推上前台。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称“应对气候变化,不应该妨碍发展中国家消除贫困、提高人民生活水平的合理需求”,指出应对全球气候变化应根据各国经济情况和能力推进,强调“一份成功的国际协议既要解决当下矛盾,更要引领未来。”巴黎协议应着眼于强化“2020年后”全球应对气候变化行动,也要为推动全球更好实现“可持续发展”注入动力;强调中国一直是全球应对气候变化事业的“积极参与者”,“有诚意、有决心”为巴黎大会成功作出自己的贡献。“中国方案”、“中国贡献”、“中国行动”、“绿色转变”获得国际社会广泛赞同。   《华尔街日报》中文版12月1日报道,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表示,发达国家应该落实到2020年每年动员1,000亿美元的承诺,2020年后向发展中国家提供更加强有力的资金支持,并表示中国也将通过自己的融资工具帮助落后国家提高融资能力。各国领导人在巴黎承诺克服减排分歧,习近平向世界贡献智慧与力量。   法国专家也赞同习近平提出发达国家承担更多责任、各国积极应对;看到中国期待发展绿色低碳经济的心愿。法广中文网12月1日报道,法国另类地球化组织ATTAC经济专家根据研究结果表示,中国主席习近平要求发达国家承担责任的呼吁合情合理,并期望中国做出更大努力,减少化石能源的使用比例,尽早实现排碳峰值。法国气候谈判专家、非政府组织4D协会主席皮埃尔 拉丹评论,要求尊重共同但有区别的原则是北京一贯立场,中国期待巴黎峰会能够明确必须走绿色低碳经济的发展道路,他说,“巴黎峰会一旦达成协议,将对中国的绿色产业的发展带来无比巨大的动力”。   BBC中文网12月1日报道,气候变化领域较为著名的英国两大非营利机构——“中外对话”和“能源和气候信息小组”在巴黎气候大会期间联合发布报告称,中国绿色转变是这次巴黎气候峰会的一个关键因素。中国致力于应对气候变化,不断加速发展低碳经济是此次巴黎联合国气候大会有可能取得成功的一个主要原因。报告结论指出,中国越来越积极参与联合国应对气候变化的进程,并在其国内推动解决严峻的环境问题,应对空气污染和气候变化,显示了真正发挥地缘政治领导力的意愿。   英国萨塞克斯大学研究员、“中外对话”刊物主编萨姆·杰尔表示,多数对中国情况不了解的人还搞不清中国政府致力建设低碳经济的雄图大志,中国在可再生能源和低碳技术投资方面发挥领导作用,并也在向世界提供相关技术。   “中外对话”总裁伊莎贝尔·希尔顿表示,中国原来把环境治理视为可能对经济发展不利的因素,而现在转变为把环境治理视为经济发展的动力,这对巴黎会议取得成功提供了坚实的支持。“能源和气候信息小组”总裁布莱克表示,中国在这次巴黎会议中发挥了积极的桥梁作用,援引习近平讲话称巴黎气候大会谈判不是零和游戏,达成的协议将有利于全世界。“中外对话”中国部的余婕介绍了中国在经济减缓的形式下仍致力于环保减排的方针政策。   加拿大国际广播中文网12月1日报道,中国在气候变化上的立场发生了很大的改变。一些环保组织甚至认为,中国将为巴黎气候大会的成功发挥关键作用。   《环球邮报》12月1日报道,2015年,中国已成为清洁能源技术的最大市场。报道称,目前中国可持续能源仅占10%,煤炭仍然占到60%到70%,对清洁能源有着巨大需求:2014年,中国企业对清洁能源的总投资额达到800亿美元为全球第一。《麦克林周刊》报道,中国目前是绿色能源的投资大国。   法广中文网12月1日报道,推动开发干净能源的“绿色20国集团”似乎正在形成,中国美国及法国等20个国家承诺推动“绿色经济”的研究开发。 (记者 郭素萍)

作为巴黎气候大会的重要参与者,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会议期间所做的承诺与行动博得世界掌声。英国环保非政府组织在巴黎气候大会期间发布报告指出,中国绿色转变是这次巴黎气候峰会可能成功的一个关键因素。

根据《巴黎协定》,各方以“国家自主决定”的方式为应对气候变化作贡献,以实现将全球平均气温升幅较工业化前水平控制在2摄氏度之内的长期目标,并为把升温控制在1.5摄氏度之内而努力。

2.气候资金与绿色金融。

作为发展中国家的代表,中国长期积极致力推动全球气候谈判,以身作则践行相关减排承诺,在全球气候变化治理中扮演建设性的关键角色。

“中外对话”的总裁伊莎贝尔•希尔顿(Isabel Hilton)说,中国原来把环境治理视为可能对经济发展不利的因素,而现在转变为把环境治理视为经济发展的动力。这对巴黎会议取得成功提供了坚实的支持。

据参会的中国代表团介绍,大会成果体现了公平、“共同但有区别的责任”、各自能力原则,考虑到不同国情,符合“国家自主决定”安排,为《巴黎协定》的实施奠定了制度和规则基础。中国气候变化谈判代表团团长、中国气候变化事务特别代表解振华会后接受媒体采访时说:“这次会议的成功标志着多边主义的胜利,标志着多边机制是有效的。”

另一方面,中国以煤为主的能源体系也存在大量对化石能源的无效补贴。这些补贴鼓励了不必要的供应和需求,并因此阻碍了能效和可再生能源的发展。国际能源署估算2014年中国对消费端化石能源的补贴约为174亿美元,如果再包括使用化石燃料所带来的外部性成本,这个数字将更高。2009年,G20领导人首次承诺将取消没有效率的化石能源补贴,这一承诺在之后的每一次G20峰会上都得到重申。中国、美国和德国,成为第一批自愿相互进行化石能源补贴评估的二十国集团国家,以此来加速实现取消化石能源补贴的承诺。

这是2015年9月25日拍摄的河北张家口市宣化县的风能光能互补发电场。

“能源和气候信息小组”的总裁布莱克认为,中国在这次巴黎会议中发挥了积极的桥梁作用。他援引周一出席巴黎会议开幕式上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的讲话表示,习主席指出巴黎气候大会的谈判并不是零和游戏,达成的协议将有利于全世界。

尽管各方完成了《巴黎协定》实施细则的谈判,但仍有一些问题还需进一步谈判解决,其中一点就涉及将全球平均气温升幅较工业化前水平控制在1.5摄氏度之内的提法。

作为争执最激烈的议题之一,气候变化资金问题一直都是气候变化谈判中最受关注的话题。

气候变化是一项全球性威胁,关系到世界各国的切实利益。在气候治理问题上,中国积极推进南南合作,向广大发展水平较为落后的国家和地区提供力所能及的支持。

他进一步表示,中国在联合国气候谈判中采取了更灵活的立场,中国恰恰因此可在一些发展中国家和要求严格减排的西方国家之间起到桥梁的作用,帮助化解分歧。

解振华在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时说,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发布的特别报告显示,全球气候变化挑战已经非常严峻,“如果要实现1.5摄氏度的控温目标……这里就涉及一个谁减排、减多少的问题,涉及如何落实公平、共同但有区别的责任和各自能力原则的问题,涉及发达国家如何加强对发展中国家应对气候变化提供资金、技术和能力建设支持的问题”。

气候变化已从单纯的环境保护问题上升为人类生存与发展问题。而对于中国而言,还有更加重要和紧迫的现实意义。改变中国以煤为主的能源结构和高污染高能耗的产业结构,是中国国内治理环境和应对全球气候变化的迫切要求。同时,积极应对气候变化也是中国广泛参与全球治理、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国际责任与担当,更是实现可持续发展的内在要求。

2009年11月,中国宣布到2020年单位国内生产总值二氧化碳排放比2005年下降40%-45%的行动目标,并将其作为约束性指标纳入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中长期规划。 从数据上看,中国做出的减排承诺相当于同期全球减排量的约四分之一。

该报告做出结论称,中国越来越积极参与联合国应对气候变化的进程,并在其国内推动解决严峻的环境问题,应对空气污染和气候变化,同时显示了真正发挥地缘政治领导力的意愿。

新华社波兰卡托维兹12月15日消息,当地时间15日深夜,联合国气候变化卡托维兹大会顺利闭幕。大会如期完成了《巴黎协定》实施细则谈判,通过了一揽子全面、平衡、有力度的成果,全面落实了《巴黎协定》各项条款要求,体现了公平、“共同但有区别的责任”、各自能力原则,考虑到不同国情,符合“国家自主决定”安排,体现了行动和支持相匹配,为协定实施奠定了制度和规则基础。

3.中国作为G20主席国推动气候与能源治理。

日前发布的《中国应对气候变化的政策与行动2015年度报告》说,中方愿意按照共同但有区别的责任原则、公平原则和各自能力原则,与各方一道积极建设性推动谈判进程,构建公平合理的国际气候制度。

报告指出,这次巴黎会议可能取得成功的关键因素是中国不断加速发展低碳经济。英国萨塞克斯大学研究员、“中外对话”刊物的主编萨姆•杰尔(Sam Geall)表示:“多数对中国情况不了解的人现在还搞不清中国政府致力建设低碳经济的雄图大志。” 他说:“对中国来说,气候变化既是一个现实存在的危险,也是一个巨大的机会。中国正在可再生能源和低碳技术投资方面发挥领导作用,同时也正在这方面向世界提供相关技术。”

通过本次大会,参会各方就《巴黎协定》关于自主贡献、减缓、适应、资金、技术、能力建设、透明度、全球盘点等内容涉及的机制、规则基本达成共识,并对下一步落实《巴黎协定》、加强全球应对气候变化的行动力度作出进一步安排。

G20为世界主要经济体与不同国际机构之间的对话搭建了非正式的平台,中国可以依托G20开放式的交流对话机制,采取两步走的方式加深对国际能源治理的参与。第一步,继续深化在国际能源治理中的重要议题上与国际机构的交流与合作。近期中国已正式成为国际能源署的联盟国,并由中国人当选了国际能源论坛的新任秘书长,中国与相关国际能源组织的交流合作正在日益深化。第二步,逐步推动G20改革,在G20框架下整合已有的国际能源网络和能源管理机构,使其成为这些网络的中枢,将当前一年一度的领导人峰会、一年一度的能源部长会议、每年三次的能源工作组的运作模式提升为领导人峰会-能源部长会议-能源主管部门与国际机构对话会议-能源工作组会议四级联动多层次能源对话机制,并设立能源对话与治理的常设秘书处以发挥联系、磋商和协调的作用,统筹协调现有的多元治理结构,发挥G20作为全球能源治理指导机构与协调中心的作用。

2013年中国单位国内生产总值二氧化碳排放比2005年累计下降28.56%,可再生能源发电机装机容量占全球24%,人工林保存面积居世界第一。

据英国广播公司12月1日报道,“中外对话”(China Dialogue)和“能源和气候信息小组”(Energy & Climate IntelliGEnce Unit)是气候变化领域较为著名的两大英国非营利机构。二者于当日在巴黎气候大会期间举行一场新闻会联合发布报告称,中国致力于应对气候变化和低碳经济发展,这是这次巴黎联合国气候大会有可能取得成功的一个主要原因。

中国气候变化谈判代表团团长、中国气候变化事务特别代表解振华出席大会高级别阶段有关活动和磋商。期间,解振华与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秘书处执秘埃斯皮诺萨、大会主席库尔提卡及各谈判集团和主要缔约方部长开展广泛交流和密集磋商,推进多边谈判进程,就《巴黎协定》实施细则涉及的重点、难点、焦点问题贡献“中国方案”和“中国智慧”,与各方一道推动大会如期达成一揽子全面、平衡、有力度的成果。解振华还及时召开中外媒体见面会、参加“基础四国”新闻发布会,与境内外主要NGO代表进行对话,介绍发展中国家立场主张,为会议成功营造良好舆论氛围。

1.G20与能源治理。

部分发达国家在减排问题上刻意回避自身的历史责任,片面强调每年的排放总量这个单一指标,企图将减排责任转嫁给中国等发展中国家,这种有失偏颇的立场给国际气候谈判带来不小困扰。

卡托维兹大会于12月3日举行了领导人峰会,波兰总统杜达、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执行秘书埃斯皮诺萨、世界银行首席执行官格奥尔基耶娃等出席会议并致辞。中国生态环境部部长李干杰作为中方代表出席峰会,并与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副秘书长刘振民、《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秘书处执行秘书埃斯皮诺萨等举行了会谈,表达中方将积极推进气候变化多边进程、推动卡托维兹气候大会取得成功的态度和立场。李干杰还与波兰、埃及、法国、菲律宾等国部长就中国应对气候变化政策行动、卡托维兹大会谈判立场、气候变化合作等问题交换意见。

G20是中国首次以创始国成员和核心国成员的重要身份参与的全球经济治理机制,为中国提升全球能源治理领导力提供了世所瞩目的中心舞台。短期来看,中国应该把能源治理提高为2016年G20峰会的关键议程之一,延续前几届峰会对能源问题的重视并争取有所突破;中长期来看,通过推动G20的顶层设计和框架建设,中国与其他成员一起可以将G20改造成为全球能源与气候治理最重要的指导机构与协调中心。

近年来,中国不仅在本国环境治理、节能减排、发展绿色低碳技术等方面取得骄人成绩,在主动承担国际责任,积极参与国际对话,支持发展中国家应对气候变化,推动全球气候谈判、促进新气候协议的达成等方面也做出了积极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