该研发中心由山西省朔州市政府和亚洲粉煤灰协会共同建立,大力度加快工业固废资源化综合利用产业发展

作者:新浦京    发布时间:2020-04-24 03:26     浏览次数 :

[返回]

摘要: 9月25日,在亚洲粉煤灰协会、山西朔州市政府、山西省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国家建筑材料工业技术情报研究所联合举办的2014年亚洲粉煤灰及副产石膏处理与利用技术国际交流大会上,朔州展示了粉煤灰和脱硫石膏综合利用方面取得的显著进展。 会上朔州市有关负责人介绍,该市近年先后实施了75个重大资源节约综合利用项目,累计淘汰电石落后产能6.8万吨,同时大力开发利用风能、太阳能、生物质能等新型低碳能源和再生能源,粉煤灰高端利用成效明显,固废综合利用走在了全省前列。 据介绍,为利用堆存的1.8亿吨粉煤灰,朔州建设粉煤灰综合利用产业集聚区,开发出粉煤灰提取氧化铝、白炭黑,粉煤灰生产耐火材料、硅钙板、地板等新型装饰材料等综合利用产品,产业发展已初见成效。该市抓住被国务院确定为山西省唯一的成长型资源城市、被列入工信部全国工业固废综合利用示范基地和国家发改委全国资源综合利用“双百工程”示范基地的有利时机,力争到2020年,全市煤矸石综合利用率达到100%,粉煤灰综合利用率达到80%,脱硫石膏综合利用率达到85%,建成全国最大的粉煤灰及副产品石膏综合利用产业集聚区和全国有影响的工业固废资源化综合利用示范基地。

亚洲粉煤灰研发中心近日在山西省朔州市正式揭牌成立。该研发中心由山西省朔州市政府和亚洲粉煤灰协会共同建立,将致力于粉煤灰先进利用技术的研发和升级,并不断拓宽粉煤灰利用途径,推动中国粉煤灰产业更快发展,提升山西朔州循环产业经济升级发展。

朔州打造工业固废综合利用示范基地综述

这是一座小山似的粉煤灰堆,堆积了上亿吨粉煤灰。灰堆旁,一边是水磨头村田间地头和院落炕头都落满了粉尘,有的房屋根基下沉,墙体开裂;耕地盐碱化,无法耕种。目前该村已经开始搬迁。另一边,离灰堆更近的是山西朔州润臻新技术开发有限公司在这里,粉煤灰被送进机器,变成平整的板材吐出来;然后,再加工成精美的家具,登堂入室,身价百倍。为这一情景所震撼的不只是国内的厂商,更有美国、德国、英国、日本等许多国家的专家纷至沓来。 污染催生治理需求 山西朔州市是一座资源型城市,在煤炭带来巨大经济效益的同时,也产生了大量的工业固体废弃物。据统计,这里年排放煤矸石4200万吨、粉煤灰800万吨、脱硫石膏120万吨,特别是粉煤灰排量大、堆存多,累计堆存量已达1.8亿吨,不仅占用土地,而且对环境造成严重污染,影响人们的生产和生活。 如何让这些工业固废综合利用、变废为宝?经专家论证,粉煤灰也是一种资源,可广泛应用于道路工程、生态回填、有价元素提取、农业等领域。朔州市委书记王安庞说:这对我们来说既是机遇,又是压力和挑战。为了让粉煤灰成为新兴绿色产业和新的经济增长点,我们大力发展煤矸石制建材、煤矸石材料加工、脱硫石膏制建材、粉煤灰制建材、粉煤灰提取氧化铝等产业。力争到2020年,煤矸石综合利用率达到100%,粉煤灰综合利用率达到80%,建成全国有影响的工业固废综合利用示范基地。 记者了解到,朔州市把工业固废综合利用产业作为调结构、转方式的重要支撑全力推进,规划建设了固废综合利用工业园区。为吸引更多的企业入驻园区,朔州市制定了多项扶持政策,明确凡固废综合利用企业全部纳入资源综合利用类企业,享受国家各类优惠政策,包括税费减免,在土地政策方面实行全征全返等。园区的公共服务平台建设全部由政府投资,政府从各大院校和科研机构聘请专家队伍,免费为企业提供技术和服务。努力创造良好的投资环境,为投资企业提供宽松的生产经营环境。 朔州市固废综合利用工业园区,是全国第一家集中发展粉煤灰综合利用产业的工业园区,也是该市依照循环经济理念规划的8个工业园区之一。利用周边丰富的粉煤灰资源以及重度盐碱地,我们规划建设了固废工业园区,总面积达2.4万亩,现在的入园企业已有16家,年消化粉煤灰260万吨。全部建成以后,最终消化粉煤灰的能力是1千万吨。固废工业园区管委会副主任吴建成说。 自主研发点碳成金 你看这张办公桌、我身后的这排书柜,还有你坐的那把椅子都是我们利用新技术用粉煤灰做成的!在朔州一家家具店,润臻公司董事长胡勇对记者说。这些桌椅、门窗看上去没有什么特别,光滑、细腻、有质感,摸上去与普通家具无异,如果不是特别说明,记者怎么也不会把这些家具与粉煤灰联系在一起。 润臻公司研制出以粉煤灰为主要原料的碳金新材料板材,这些板材可以做成各种高档家具,使粉煤灰的价值提升了几百倍。如今,我们公司年消化粉煤灰150万吨,产值达2.5亿元,产品以零甲醛排放、可吸附、能回收等特性蜚声海内外。胡勇说:我给产品起了一个名字叫碳金。要说这些家具得到国内外专家认可,还得从今年9月在朔州举行的2015亚洲粉煤灰及副产石膏处理与利用技术国际交流大会说起,该公司利用粉煤灰制造出来的家具、地板大放异彩。亚洲粉煤灰协会主席大卫哈里斯说:大师在民间,没想到你们能把粉煤灰做到极致! 朔州市先后建成4个粉煤灰综合利用研发中心,并与国内16所高等院校建立了长期合作关系。他们与北京大学合作共建的固废资源化研究中心,现已成为全国粉煤灰综合利用技术的示范研发基地。朔州市与中煤平朔共同投资的朔州市高新技术研发中心,集中进行粉煤灰、煤矸石开发利用研究,其中粉煤灰提取二氧化硅和氧化铝新技术已达到国际领先水平。 朔州把工业固废利用作为新兴产业培育,被工信部确认为全国首批十二个工业固废综合利用示范基地、全国工业绿色转型发展试点城市,被国家发改委列为全国资源综合利用双百工程示范基地之一。2011年,院士专家行首站活动在朔州举行;2013年到2015年,亚洲粉煤灰及脱硫石膏处理与利用技术国际交流大会连续3年在朔州召开。朔州发展工业固废综合利用产业取得的成就得到了国内外学术界和产业界的高度关注。 循环经济引领转型 一排排整齐的现代化厂房,一幢幢拔地而起的办公大楼,一条条平整宽阔的柏油马路,在蓝天、白云、绿树、草坪的映衬下,令人心旷神怡、耳目一新。曾经一望无际的盐碱滩,变成了循环、生态、集约的朔州固废综合利用工业园区。 目前,朔州市已有140多家固废综合利用企业,形成了煤矸石发电、煤矸石材料、粉煤灰综合利用、脱硫石膏综合利用的产业集群,在这四大产业集群的带动下,全市固体废弃物年综合利用量达到3400万吨,年综合利用率达到63%。固废综合利用产业在朔州市工业经济中的占比逐年提高,2014年产值达到180亿元,占全市工业总产值13%,成为了新的支柱产业。 我市要大力推进循环经济发展,不仅是要淘旧引新、技术创新,更是要让循环经济的理念在这里生根发芽,为全市人民带来无穷的物质和生态财富。朔州市市长李海渊说。 在朔州固废综合利用工业园区,记者走访了生产陶瓷纤维的中源伟业公司,生产蒸汽切块的晋源粉煤灰公司,还有可以把粉煤灰吃干榨尽、生产氧化铝和偏硅酸钠的国能神州公司。随着隆隆的机器声,又污染又占地的煤渣渣变成了适应市场需求的香饽饽,走向世界各地。 目前,朔州市工业固废综合利用产业已延伸到建材、饰材、化工、轻工等领域,关键技术取得了突破,企业集聚发展,取得了显著成绩。而且仍有较大的发展空间,在许多方面可以继续拓展。

图片 1图片 2为深入推进资源综合利用相关工作,积极配合开展“十三五”规划纲要确定的循环发展引领计划的研究和编制,前不久,国家发展改革委环资司组织有关专家,赴四川德阳、攀枝花和西昌开展大宗固体废弃物综合利用专题调研。国家发展改革委环资司综合利用处处长杨尚宝表示:“四川只是调研活动的一部分,此次系列调研活动还包括云南、辽宁、山东等地。”记者了解到,四川钒钛资源优势明显,“十二五”时期,攀枝花钒钛磁铁矿尾矿综合利用被纳入全国12个大宗工业固体废物综合利用基地建设试点。“‘十二五’期间,12个大宗工业固体废物综合利用基地建设试点效果良好。”中国循环经济协会工业固废专委会副秘书长魏浩杰透露,“十三五”时期,我国将开展第二批工业资源综合利用基地试点建设,除大宗工业固体废物外,再生资源也将被纳入其中。据悉,相关部门对于基地的调研,是为了摸清状况,为下一步政策出台、规划产业布局或者申报项目做好铺垫。粉煤灰、脱硫石膏综合利用率高“大宗固体废弃物”是指对环境和安全影响较大、年产量高达1000万吨以上的固体废弃物,可以分为工业废弃物、农林废弃物以及建筑废弃物三类。其中,工业大宗固体废弃物涉及矿产、煤炭、电力等多个行业,废弃物包括钢渣、有色金属渣、煤渣、赤泥、高炉渣、硫酸渣、废石膏、盐泥等。大宗工业固体废物综合利用是节能环保战略性新兴产业的重要组成部分,是解决大宗工业固体废物不当处置与堆存所带来的环境污染和安全隐患的治本之策。“十二五”初期,我国大宗工业固废的年综合利用量约13亿吨,综合利用率达43%,工业固废综合利用产值达到6000亿元。2015年1月~9月底,我国大宗工业固体废弃物综合利用量已达12亿吨,其中尾矿利用产生量约11亿吨,利用量约2.2亿吨;钢铁渣产生量约3亿吨,利用量近2亿吨;煤矸石产生量约5亿吨,利用量约3亿吨;粉煤灰产生量约5亿吨,利用量近4亿吨;工业副产石膏产生约1.5亿吨,利用量近1亿吨。其中,水泥、混凝土行业利用废渣量超过9亿吨,同比增加10%以上,工业固废资源综合利用产值已达到“十二五”初期的年总产值水平。“‘十二五’期间,我国大宗固体废弃物综合利用水平有了明显提高。”不过,魏浩杰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十二五”末期我国大宗固体废弃物综合利用率要达到50%的目标并没有完成。“因为大宗固体废弃物综合利用大多用在建材方面,受‘十二五’后期房地产和基础设施建设的影响,大宗固体废弃物综合利用率没有达到预期目标。”“大宗固体废弃物集中在尾矿、粉煤灰、煤矸石、脱硫石膏、钢铁冶炼渣、有色金属渣等。综合利用比较好的是粉煤灰和脱硫石膏,综合利用率比较高,技术也比较成熟,利用率可达80%~90%。”魏浩杰解释说,“尾矿的综合利用率只有20%左右,由于尾矿堆积量比较大,综合利用难度也较高。”12个试点基地试点效果良好据工信部统计,京津冀地区每年建筑用石灰岩质砂石料总消耗约6亿吨,基本通过开山炸石取得,据估算炸药爆炸排放大气的氮氧化物等污染物大约相当于746万辆小汽车的年排污量,超过北京市全部机动车的排放量。也就是说,如果将工业固废有效回收利用,不仅会开拓千亿元的环保市场,雾霾或许也不会频亮“红灯”。通过京津冀地区的这个小例子可以看出,工业固废处理是否得当直接影响我们的生态安全。对此,魏浩杰认为,“行业的发展离不开政策的推动。”魏浩杰介绍说,“十二五”时期,工信部在全国开展了12个大宗工业固体废物综合利用基地建设试点,这些基地按照区域内工业固体废物量种类较集中的特点进行选取,例如河北承德地区是尾矿,山西朔州地区是粉煤灰,广西河池地区是有色金属尾矿,山东招远地区黄金尾矿,四川攀枝花是钒钛磁铁矿尾矿综合利用。“就这12家基地试点建设看,试点调动了当地政府的积极性。这其中,国家发展改革委开展了一系列的后期资金的支持工作,例如循环利用收尾工程、循环经济示范城市、园区示范化改造等。”魏浩杰表示,“由于目前大部分企业的利润都不高,国家如果有引导资金的支持可以提高企业的积极性。”对于未来国家是否会对工业固体废弃物进行专项资金扶持,魏浩杰预计,“国家层面不会出台相关的专项资金政策,因为单单针对工业固废综合利用扶持面比较窄。”他建议可在循环经济示范城市、园区循环化改造等相关扶持政策中将工业固废纳入其中。对于大家比较关心的基地试点建设情况,魏浩杰表示,“近期正在进行基地建设的验收工作,大部分的基地做得都不错。”以山西朔州市为例,前些年,粉煤灰是没有人利用的,随意堆放造成耕地盐碱化,严重破坏生态。2011年工信部选定朔州作为基地建设的试点城市之一,同时山西省政府和朔州市政府也相继出台了一系列的地方扶持政策,比如朔州市专门制定了《关于建设工业固废综合利用基地加快工业循环经济发展的意见》等多项扶持政策,明确凡固废综合利用企业全部纳入资源综合利用类企业,享受国家相关的各类优惠政策,包括税费减免,在土地政策方面实行全征全返等。同时,朔州市还制定出台了一系列招商引资的鼓励政策,对引资人按引资额的1%进行奖励;园区的公共服务平台建设全部由政府投资,政府从各大院校和科研机构聘请专家队伍免费为企业提供技术和服务。这就带动了大批的企业和高校专家在山西朔州进行建设固废利用企业。近年来,朔州基地出现了很多粉煤灰综合利用的企业。此外,朔州每年召开亚洲粉煤灰论坛也扩大了国际影响力,成为一个比较有特点的粉煤灰综合利用城市。朔州固废工业园区管委会相关负责人介绍说,朔州的固废工业园区,总规划面积2.4万亩,截止到2015年底,入园企业16家,年消化粉煤灰260万吨。全部建成以后,最终消化粉煤灰的能力是1千万吨。魏浩杰表示,工信部在“十三五”时期将开展第二批工业资源综合利用基地试点建设,这个基地不仅局限于工业固废,还会把再生资源纳入其中,包括废金属、废塑料等。由于第一批评审还未结束,所以第二批具体安排还未最终确定。

朔州是国家工信部确定的全国工业固废综合利用示范基地。市政府规划建设的朔州市固废综合利用工业园区是全国最大的粉煤灰利用产业集聚区,引进了一批固废综合利用企业和项目,形成了产学研一体化模式,在粉煤灰综合利用上做出了有益探索。亚洲粉煤灰研发中心的成立,是为了加强粉煤灰技术研发,拓宽利用途径,更好地发挥示范带动作用。

我们将依托丰富的固废资源,紧紧抓住我市被国务院确定为山西省唯一的成长型资源城市、被列入国家工信部全国工业固废综合利用示范基地和国家发改委全国资源综合利用“双百工程”示范基地、被国家工信部列为全国工业绿色转型发展试点城市的有利时机,按照技术引领、产业集聚、园区承载的模式,大力度加快工业固废资源化综合利用产业发展,目前全市已经形成了煤矸石、粉煤灰、脱硫石膏综合利用三大产业集群。与国内16所高等院校建立了合作关系,尤其是与北京大学合作共建的固废资源化研究中心,已成为全国固废综合利用技术引领中心,被国家认证认可监督管理委员会批准为国家大宗工业固废及资源化产品质量监督检验中心。

图片 3

据山西省经信委主任张华龙介绍,作为资源大省,山西省煤炭、电力生产中产生的工业固废煤矸石、粉煤灰历史堆存量已达9亿吨。近年来,山西省坚持节约资源、保护环境,投资建设了一大批利用煤矸石、粉煤灰、脱硫石膏等大宗工业固废生产新型建材、化工原料的项目,全省工业固废综合利用率近58%。特别是朔州,把煤矸石、粉煤灰的资源化开发作为主导产业打造,积累了许多经验,工业固废利用方面取得了巨大成效,但国内整体粉煤灰利用率还是远低于国际先进水平,有广阔的发展空间。

——摘自市委书记王安庞在2015年亚洲粉煤灰及脱硫石膏处理与利用技术国际交流大会开幕式上的致辞

图片 4图片 5

目前,燃煤电厂提供了我国总发电量的80%左右,预计到2020年,仍将有60%左右的发电量来自燃煤电厂。尽管燃煤副产物的综合利用在我国取得了一定的成就,但是仍存在一些亟待解决的问题,如在煤电集中区的粉煤灰需要高附加值利用技术以克服运输瓶颈的问题、某些高钙灰和高碳灰需要特殊的处理技术才能安全地应用等。因此,该中心的成立,对粉煤灰利用技术成果推广、促进山西省乃至全国粉煤灰利用具有重要意义。

创造良好的投资软环境,大力推动园区建设

朔州区位优越、资源独特。

作为全国煤电综合能源基地,伴随着煤炭开采和燃煤发电,每年产生大量的煤矸石、粉煤灰和脱硫石膏。根据规划建设的煤矿和电厂,到“十三五”,“三大”工业固废年排放量将分别达到5000万吨、1800万吨和300万吨。特别是粉煤灰排量大、堆存多,累积堆存量已达1.8亿吨。

煤矸石、粉煤灰、脱硫石膏——带来了巨大的环境压力,也集聚了丰富的固废资源。

抓好这“三大”固废的综合利用,建设高标准的工业固废综合利用示范基地。这是朔州市以煤为基、循环发展的必然选择,也是朔州市优化经济结构、改善生态环境的现实需要。

市委、市政府从朔州实际出发,站在长远、可持续发展的战略高度,把打造全国一流工业固废综合利用示范基地列为全市重点打造的“五大基地”之一。市委、市政府结合实际提出了明确的目标要求:紧紧抓住朔州市被国家经信委确定为全国工业固废综合利用基地的有利时机,大力发展煤矸石制建材、煤矸石材料加工、脱硫石膏制建材、粉煤灰制建材、粉煤灰提取氧化铝等产业,力争到2020年,煤矸石综合利用率达到100%,粉煤灰综合利用率达到80%,建成全国有影响的工业固废综合利用示范基地。

为吸引更多的企业入驻园区,在全面落实国家及省各项固废综合利用政策的基础上,朔州市专门制定了《关于建设工业固废综合利用基地加快工业循环经济发展的意见》等多项扶持政策,明确凡固废综合利用企业全部纳入资源综合利用类企业,享受国家相关的各类优惠政策,包括税费减免,在土地政策方面实行全征全返等。市委、市政府还制定出台了一系列招商引资的鼓励政策,对引资人按引资额的1%进行奖励;园区的公共服务平台建设全部由政府投资,政府从各大院校和科研机构聘请专家队伍免费为企业提供技术和服务。努力创造良好的投资软环境,为外来投资者提供宽松的生产经营环境。

特别是在财政相对困难的情况下,市政府拿出3亿元专项资金用于固废园区的基础设施建设和粉煤灰综合利用技术研发,推动固废综合利用产业发展。市固废工业园区土地收益全部用于对园区项目的贴息或奖励。

市委、市政府的高度重视,极大地调动了企业投资固废利用产业的积极性,全市掀起了固废综合利用产业发展新高潮。

园区是地区经济发展的重要增长极和产业聚集区。当前,面对重大任务,面对难得机遇,工业园区的责任和担当格外凸显。

只有遵循“循环经济”的原则,才能更有效地发挥园区产业集聚功能,最大限度地利用资源、挖掘资源,实现资源综合利用的良性循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