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结构调整逐步好转,推进新供给改革以消费升级引领产业升级

作者:品牌榜    发布时间:2020-04-11 14:24     浏览次数 :

[返回]

摘要: 目前看,困难比较大的是财税体制改革,也应是最重要的改革领域,因为财税体制涉及到理顺政府和市场的关系,也涉及到国家治理机制现代化的问题。当前财税体制改革面临的挑战是财政收入下降,而支出增加;如何理顺中央和地方的权力和责任?现在思路似乎还不清晰。   随着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渐行渐进,公众很关心会议聚焦的议题,对此,记者采访了专家学者。经济学家宋清辉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今年是全面深化改革的关键之年,预计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将会推出既有年度特点又有利于长远制度安排的改革举措。如继续推进金融改革以有效服务实体经济,推进新供给改革以消费升级引领产业升级,推进法治和反腐为经济改革打下的良好基础,以及继续推进稳增长+国企改革和财税体制改革等等。   2014年的中央工作会议上,提出了2015年的经济工作的主要任务。其中包括努力积极发现培育新增长点,这在2015年得到了很好地诠释,经济日报社副社长林跃然近日在出席第十一届中国证券市场年会时也指出:前三季度,中国经济增长格局正在发生重大变化,呈现出结构优化、动力转换的新特点。其中两个数据特别值得关注,一个是第三产业增加值占到GDP的比重达到51.4%,这是第三产业增加值占GDP首次突破50%,表明服务业为主体的结构正在形成和稳固。最终消费支出对国民生产总值的贡献率达到58.4%,比上年同比增长了9.3个百分点,消费的拉动作用更加明显和可靠。这充分反映了在经济运行总体平稳的同时,我国经济的结构调整和转型升级步伐进一步加快,新动力正在孕育,积极因素不断积累,我国经济迈向中高端的基础更加扎实。   “其中,预计国企改革是中央经济工作会议重点突破的领域”,宋清辉说,因为其他方面的改革,都要依赖于国企改革的深入推进,国企改革没有突破,其它方面的改革可能很难继续推进。改革能否突破,决定中国经济前途,可以预料财税、金融体制等改革将取得实质性突破。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经济研究部部长徐洪才则表示,目前看,困难比较大的是财税体制改革,也应是最重要的改革领域,因为财税体制涉及到理顺政府和市场的关系,也涉及到国家治理机制现代化的问题。当前财税体制改革面临的挑战是财政收入下降,而支出增加;如何理顺中央和地方的权力和责任?现在思路似乎还不清晰。   同时,市场人士认为,最近中央提出的“供给侧改革”,短期上是为应对经济形势,长期上是为解决供需矛盾,以及消费和投资失衡的问题。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如何发力,或已经成为事关中国经济前景的最重要话题。(记者 孙 华)

备受关注的2016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即将召开,作为年度最重磅的经济会议,中央经济工作会议透露出来的,不仅是总结2015年中国经济的成绩单,更是定调2016年的经济工作重点和宏观...

备受关注的2016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即将召开,作为年度最重磅的经济会议,中央经济工作会议透露出来的,不仅是总结2015年中国经济的成绩单,更是定调2016年的经济工作重点和宏观政策走向。

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指出,明年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深化之年。会议强调,要按照统筹推进、重点突破的要求加快改革步伐,更好发挥改革牵引作用。

备受关注的2016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即将召开,作为年度最重磅的经济会议,中央经济工作会议透露出来的,不仅是总结2015年中国经济的成绩单,更是定调2016年的经济工作重点和宏观政策走向。

不必讳言,2015年步入经济新常态的中国经济遭遇诸多挑战:从宏观上看,经济增速下滑,地方财政收支也不乐观;从微观上看,传统工业企业生产经营状况不仅没有得到好转,反而继续承压;以房地产为代表的实体去库存化也面临诸多艰难挑战。

改革;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统筹;混合所有制;国企改革

不必讳言,2015年步入经济新常态的中国经济遭遇诸多挑战:从宏观上看,经济增速下滑,地方财政收支也不乐观;从微观上看,传统工业企业生产经营状况不仅没有得到好转,反而继续承压;以房地产为代表的实体去库存化也面临诸多艰难挑战。

好在,经济新动能的效力不断显现,创新创业大潮带来诸多积极变化。在这样的背景下,就业稳定,民生稳固,经济增长虽然步履艰难,但结构调整逐步好转,并且动力不减。

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指出,明年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深化之年。会议强调,要按照统筹推进、重点突破的要求加快改革步伐,更好发挥改革牵引作用。

好在,经济新动能的效力不断显现,创新创业大潮带来诸多积极变化。在这样的背景下,就业稳定,民生稳固,经济增长虽然步履艰难,但结构调整逐步好转,并且动力不减。

这种喜忧参半的经济现状,让2016年的经济工作如何安排变得更加引人关注。接受证券时报记者采访的专家表示,无论是全面小康要求还是社会发展需要,保持一定的经济增速依旧是未来几年的主要目标,为此,稳增长仍是此次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的重要议题。

专家表示,会议围绕“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这条主线,在重点领域进行攻坚。国企改革、财税和金融体制改革、金融监管体制改革等多领域改革将迈出实质性步伐、迎来新突破。

这种喜忧参半的经济现状,让2016年的经济工作如何安排变得更加引人关注。接受证券时报记者采访的专家表示,无论是全面小康要求还是社会发展需要,保持一定的经济增速依旧是未来几年的主要目标,为此,稳增长仍是此次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的重要议题。

与此同时,今年是全面深化改革的关键之年,预计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将会推出既有年度特点又有利于长远制度安排的改革举措。如继续推进金融改革以有效服务实体经济,以及继续推进稳增长+国企改革和财税体制改革等等。

混合所有制改革是国企改革的重要突破口

与此同时,今年是全面深化改革的关键之年,预计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将会推出既有年度特点又有利于长远制度安排的改革举措。如继续推进金融改革以有效服务实体经济,以及继续推进稳增长 国企改革和财税体制改革等等。

稳:稳增长仍是头号议题

会议提出,混合所有制改革是国企改革的重要突破口,按照完善治理、强化激励、突出主业、提高效率的要求,在电力、石油、天然气、铁路、民航、电信、军工等领域迈出实质性步伐。

稳:稳增长仍是头号议题

稳定的经济增长是改革的基础,为此,稳增长仍是此次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的重要议题。来自国家统计局最新公布的数据显示,今年三季度全国GDP增速达到6.9%,自2009年二季度以来首次跌破7%。

国务院国资委研究中心主任楚序平表示,这是对混合所有制改革做出的重要部署。国企要加快实行有效法人治理结构,建立灵活高效的市场化经营机制。

稳定的经济增长是改革的基础,为此,稳增长仍是此次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的重要议题。来自国家统计局最新公布的数据显示,今年三季度全国GDP增速达到6.9%,自2009年二季度以来首次跌破7%。

“2016年国家经济政策的发力点还是稳增长和保增长。”清华大学中国与世界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李稻葵[微博]称,2016年的经济工作重担还是想方设法调动一切积极性稳增长、保增长。所以,明年上半年是将会有一系列的政策出台,调动地方积极性,包括给地方政府、地方官员正面激励,树榜样,破格提拔,鼓励创新,鼓励多试。通过这些办法把已经批准的、已经立项的项目落实下去,这些事在明年一季度会密集布局,到明年二季度、三季度、四季度会逐步发力。这是一个因素会导致明年的增长前低后高。

中国企业研究院首席研究员李锦表示,“突破口”意味着混合所有制改革将优先于国企改革的其他方面,率先拿出实际行动,重点完成国有资本与民间资本、社会资本、外资资本的混合。

“2016年国家经济政策的发力点还是稳增长和保增长。”清华大学中国与世界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李稻葵[微博]称,2016年的经济工作重担还是想方设法调动一切积极性稳增长、保增长。所以,明年上半年是将会有一系列的政策出台,调动地方积极性,包括给地方政府、地方官员正面激励,树榜样,破格提拔,鼓励创新,鼓励多试。通过这些办法把已经批准的、已经立项的项目落实下去,这些事在明年一季度会密集布局,到明年二季度、三季度、四季度会逐步发力。这是一个因素会导致明年的增长前低后高。

华泰证券首席经济学家俞平康则认为,库存和产能过剩的问题还将使中国经济继续面向下行压力,在此状况下,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可能会推出新一轮的大规模经济刺激计划。

垄断领域的混合所有制改革一直是难啃的硬骨头,但对整个国企改革有着牵引作用。2016年9月,国家发改委研究部署国企混改试点的相关工作,将东航集团、联通集团、南方电网、哈电集团、中国核建、中国船舶等中央企业纳入七大领域中的试点企业。

华泰证券首席经济学家俞平康则认为,库存和产能过剩的问题还将使中国经济继续面向下行压力,在此状况下,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可能会推出新一轮的大规模经济刺激计划。

2015年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将稳定经济增长、保持稳增长和调结构的平衡定为2015年经济工作的任务之一。在“十三五”规划建议发布后,中央政府、各部委和地方政府都陆续对经济工作进行战略布局。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企业研究所项安波说,国企改革如果能够在市场化方向进一步推进和拓宽,比如市场化选定经营管理者等,那么国有企业的活力将进一步得到提升,从而释放更多红利。

2015年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将稳定经济增长、保持稳增长和调结构的平衡定为2015年经济工作的任务之一。在“十三五”规划建议发布后,中央政府、各部委和地方政府都陆续对经济工作进行战略布局。

近期的国务院常务会议多次提及稳定工业增长、消费升级、优化结构等议题。接受证券时报记者采访的专家指出,2016年稳中有进大基调不会有太大改变,稳增长在经济目标中仍处于优先次序。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总经济师徐洪才说,混合所有制要解决积极性的问题,要调动生产经营者的积极性,发挥企业家的创新才能。

近期的国务院常务会议多次提及稳定工业增长、消费升级、优化结构等议题。接受证券时报记者采访的专家指出,2016年稳中有进大基调不会有太大改变,稳增长在经济目标中仍处于优先次序。

2016年是“十三五”的开局之年,国家主席习近平明确指出,今后五年经济保持中高速增长的目标,主要考虑是,确保到2020年实现国内生产总值和城乡居民人均收入比2010年翻一番的目标,必须保持必要的增长速度。从国内生产总值翻一番看,2016年至2020年经济年均增长底线是6.5%以上。

稳妥推进财税和金融体制改革

2016年是“十三五”的开局之年,国家主席习近平明确指出,今后五年经济保持中高速增长的目标,主要考虑是,确保到2020年实现国内生产总值和城乡居民人均收入比2010年翻一番的目标,必须保持必要的增长速度。从国内生产总值翻一番看,2016年至2020年经济年均增长底线是6.5%以上。

结合目标与现状,中国经济增长的弹性空间并不算很大,正如国家信息中心预测部主任祝宝良所言:6.5%~7%的增长速度能不能实现?我们看淡GDP不是不要GDP,发展还是第一要务。

会议提出,要稳妥推进财税和金融体制改革,落实推动中央与地方财政事权和支出责任划分改革,加快制定中央和地方收入划分总体方案,抓紧提出健全地方税体系方案。

结合目标与现状,中国经济增长的弹性空间并不算很大,正如国家信息中心预测部主任祝宝良所言:6.5%~7%的增长速度能不能实现?我们看淡GDP不是不要GDP,发展还是第一要务。

“从目前趋势来看,未来五年中国经济潜在增速回落至6%~6.5%是‘大概率事件’。”中国银行业协会首席经济学家巴曙松[微博]表示。

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院长刘尚希说,这意味着被视为财税体制改革“最难啃骨头”的央地财政关系改革将全速推进。改进预算管理制度、完善税收制度、建立事权和支出责任相适应的制度——在全面深化财税体制改革的三大任务中,理顺央地财政关系是改革中最难啃的硬骨头。

“从目前趋势来看,未来五年中国经济潜在增速回落至6%~6.5%是‘大概率事件’。”中国银行业协会首席经济学家巴曙松[微博]表示。

李稻葵预计,2015年GDP是6.8%,因为四季度会略有下降,2016年略有回升,2017年还是这样的格局,6.7%、6.8%或者高一点。

刘尚希表示,财税改革紧锣密鼓走到现在,应以事权和支出责任为轴心,围绕这个轴心来推动预算改革和税制等一系列改革全面推进。地方税体系建设的加快,意味着一系列旨在增加地方政府收入的税制改革也要提速。

李稻葵预计,2015年GDP是6.8%,因为四季度会略有下降,2016年略有回升,2017年还是这样的格局,6.7%、6.8%或者高一点。

对于处于“新常态”下的中国经济来说,保持一定的速度很关键,但更需着眼提高经济增长的质量。

上海财经大学公共政策与治理研究院院长胡怡建表示,一是需要关注政府和市场的定位问题。要理清政府和市场的关系,合理确定政府的支出范围和责任,把政府的低效甚至负面的支出减下来;二是央地财政关系的改革。从改革方向来看,财政收入和支出既要挂钩,又不能完全挂钩,从而在促进增长和公平有序中找到一个好的平衡点。需要进一步理清央地的事权和支出责任,当前中央的收入偏低,未来应进一步增加中央的财力和支出。

对于处于“新常态”下的中国经济来说,保持一定的速度很关键,但更需着眼提高经济增长的质量。

巴曙松认为,鉴于经济进入结构转换期是“十三五”期间最大的特征,未来五年官方稳定经济增长政策会更多寓于改革之中。改革需以市场化为原则,更加重视调整供给面,加快淘汰“僵尸企业”,化解过剩产能。具体到金融改革,将聚焦鼓励金融创新、发展多层次资本市场、加快利率汇率市场化改革等方面,提高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的能力。

稳妥推进金融监管体制改革